首页 > 资讯 > 苏清苓姜烨宴《苏清苓姜烨宴》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苏清苓姜烨宴(苏清苓姜烨宴)已完结小说

苏清苓姜烨宴

《苏清苓姜烨宴》

苏清苓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苏清苓姜烨宴》,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,主角是苏清苓姜烨宴,是著名作者“苏清苓”打造的,故事梗概:姜老太太倚在紫藤椅上,朝苏清苓招手:“来外祖母这儿。”苏清苓连忙坐过去。姜老太太拉住她的手,声音慈爱道:“清苓,这几日可是有什么不开心?”...《苏清苓姜烨宴》第5章免费试读苏清苓闻言一僵。老太太的身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苏清苓姜烨宴   时间:2024-06-11 11:06:57

《苏清苓姜烨宴》小说介绍

《苏清苓姜烨宴》内容精彩,“苏清苓”写作功底很厉害,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,苏清苓姜烨宴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,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,《苏清苓姜烨宴》内容概括:又将那件披风亲自收好,等寻个好天气悄悄洗了晒干再跟伞一起送回去。虽问心无愧,但这东西却也不敢让别人看到,免得有心之人生出事端。折腾半天,午饭未用,苏清苓又累又饿,也没什么精神再去为姜衍难过。但眼下已过了用饭的时辰,她不好再劳动众人,只好简单用了些糕点...

《苏清苓姜烨宴》 第5章

姜老太太倚在紫藤椅上,朝苏清苓招手:“来外祖母这儿。”
苏清苓连忙坐过去。
姜老太太拉住她的手,声音慈爱道:“清苓,这几日可是有什么不开心?”...《苏清苓姜烨宴》免费试读苏清苓闻言一僵。
老太太的身子骨不好不是什么秘密,大夫说要能熬过今年冬天便还有一年,如果熬不过,只怕就是今年了。
柳氏看她神色便知她不敢,立刻又道:“好孩子,我知道在这件事上你受了委屈,但实在不至于闹到退亲这个地步。
“何况男人嘛,三妻四妾也是常事,就是闹到你外祖母那里,她只怕也会劝你忍让。
“你再想想,一个姑娘家退了亲,名头就先不好听,以后还能说到什么好的婚事?“衍儿已经知错了,不如这样,你们大婚前我不许他再出门,多陪陪你,这样你总能气消?你想想,你外祖母可是一心盼着你成婚的……”竟然将外祖母抬出来。
苏清苓一口气堵在胸口,只觉得自己好似被柳氏拿捏住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只好先回去从长计议。
不退亲,她只怕会重蹈上辈子的覆辙。
但若是真退亲,她的名头倒无所谓,外祖母身子骨受不了怎么办……外祖母可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。
记得刚来姜府那日,外祖母亲自搂着她睡,对她说:“以后就把这儿当你自己的家,你放心,有外祖母一日这里便没人能欺负了你。”
这么多年,外祖母一直待她极好,若是因为她的缘故让她老人家身子骨受不了,她心里如何能过意得去?隔天清晨去给外祖母请安时,苏清苓依旧有几分心不在焉。
临走时,姜老太太却笑着开口:“清苓留下来给月娥画个花样子,我这两天头疼,想再做个药香囊……”柳氏看苏清苓一眼,含笑道:“清苓向来画花样子画得极好的,正好趁着还没成亲多孝敬孝敬老太太。”
孝敬两个字被刻意加重。
几个儿媳妇姜续离开,姜老太太看月娥一眼,月娥立刻退出去,守在门口。
姜老太太倚在紫藤椅上,朝苏清苓招手:“来外祖母这儿。”
苏清苓连忙坐过去。
姜老太太拉住她的手,声音慈爱道:“清苓,这几日可是有什么不开心?”苏清苓眼眸不禁微微一红。
外祖母身子骨不好,却还能在她身上费神,察觉到到她心情不好。
她立刻说:“没有的,外祖母,我很好。”
姜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你这个孩子是个招人疼的,这么些年在姜府受了委屈也从来不跟外祖母说。
我想着柳氏虽然滑头,但心里也还有成算,况且衍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嫁过去总不会待薄了你……但我看你这两日似乎很伤心,可是他们做了什么?你放心,外祖母一定替你做主。”
苏清苓咬唇,看向姜老太太,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。
外祖母这样为她,让她更加说不出口。
姜老太太叹了口气,将她轻轻搂在怀里:“好孩子,你记住,无论发生什么事,外祖母就盼着你好,你好好的外祖母才能放心。
你若是不好,我就是到了地底下都不知道怎么跟你娘交代……”苏清苓泪珠滚落下来,抽噎道:“不许胡说,您要长命百岁的。”
跟外祖母说了会儿话回去后,苏清苓愈发难过。
亲是一定要退的,只是柳氏不愿意,如何在不惊动外祖母的情况下把这个婚退了?一连几日苏清苓都没想出太好的办法。
这天中午用过饭,她正坐在窗下思索,紫鸢忽然从外头走进来。
她压低声音说:“宋闻过来了,说是来拿烨三爷的东西。”
苏清苓微微一凛,回神,忙去箱子找出那件白色披风。
她前日特意命紫鸢找人悄悄洗了晒好,亲手熏了香,打理得干净整齐,连同那柄伞和那盏琉璃灯一起送出去。
待宋闻离开,苏清苓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不知为什么,那人的东西留在她这里,她一颗心始终悬着,也不知道在怕什么。
紧接着姜衍又来寻她。
这几天他总来寻她,刚开始还能等她小半个时辰。
但她一直不见他,他也没了耐心,只在窗外说两句好话便离开。
姜衍刚走,大房的二少夫人纪银朱又上门。
纪银朱一年前才嫁进府里,两人年纪相差不大,平日也有所来往,只是不算密切。
纪银朱很快道明来意。
“半个月后烨三爷要过生辰,大老爷特意嘱咐我们一定要办得热闹些,阖府男女都要参宴,需要一扇屏风,我挑了半天总觉得差点意思,只好来找你。”
苏清苓来时带了些家里值钱的旧物,其中有一扇花梨木雕刻的山水屏风,木质细腻,雕工精巧,先前给老太太祝寿时拿出来用过,所以家里人都知道。
姜烨宴半个月后要过生辰?他之前从未在姜府过过生辰,所以苏清苓并不知他生辰是什么时候。
他是当朝首辅,依他的身份地位,想来这生辰是姜家非要凑上去给他过的。
怎么说姜烨宴也算帮过她,而且就算没帮过,苏清苓也不可能说不。
她点头答应。
纪银朱笑着道谢,又同她聊了几句家常,忽然问:“我方才好像隐约见着了宋闻,他怎么会过来?”宋闻可是姜烨宴身前离不得的人,平日里他们大房的人想见都见不到,怎么会来二房苏清苓这里?苏清苓心跳飞快,面上却不显,只微微诧异道:“宋闻是谁?”纪银朱见她表情不似作伪,便笑道:“是烨三爷身边的人,兴许是我看错了。”
她还差点以为,苏清苓跟那位有什么关系。
纪银朱又闲话两句便起身离开。
苏清苓一颗心方才落了地,她摸了摸手心,出了一层细汗,用帕子擦干净后,眼前突然浮现出姜烨宴那双淡然的眸子,心中一惊。
脑海中闪出一个大胆的想法:要不要找姜烨宴帮忙?他那天说会为她做主,要不要试一试?一直到姜烨宴生辰这日,苏清苓也还未拿定主意。
姜烨宴的生辰宴摆在夜里,阖府上下除了身子骨不好的姜老太太皆盛装出席。
男眷在外院,女眷在厅内,中间隔着一道屏风,看不清人,但能清楚地听到人说话。
苏清苓听到外头传来姜烨宴清淡的声音:“开宴吧。”
声音如玉石轻击,煞是好听,让她不觉有几分出神。
菜一道道被端上来,周遭传来此起彼伏的生辰祝语。
姜老太太身子骨不好,并未出席。
苏清苓被刻意安置在柳氏左手边,百无聊赖。
开席一阵子后,有个小丫鬟过来,手里端着一盅螃蟹醉,声音清脆道:“这是四少爷特意叫人送给苏姑娘的,说是姑娘爱吃这个,把他那份也一并用了。”
姜衍在本家排行老四,其他房的人都称呼他四少爷。
这个时节螃蟹有限,螃蟹醉这道羮又需要用到不少螃蟹,整个宴席下来堪堪每人一盅,并没有多余的。
周遭瞬间响起打趣声。
“想不到衍儿这么疼未来媳妇。”
柳氏立刻道:“谁说不是?小两口恩爱着呢,我就盼着清苓早点嫁过来,给我生个大胖小子。”
苏清苓指尖将帕子捏得发白,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。
她从不爱吃螃蟹。
这对母子大庭广众之下演出这种戏码,无非是要人人都知道姜衍对她多好,她要退亲只会显得她不懂事。
她忍住将瓷盅扔掉的冲动,借口更衣起身离开。
一桌女眷以为她害羞,不过笑笑,并未阻拦。
苏清苓带着紫鸢走过弯弯绕绕的长廊,去后院的小花园喘口气。
一进去,便闻到风里的花香带着几分酒气。
苏清苓不觉一凛,抬头。
凉亭石桌上放着一盏琉璃灯。
姜烨宴长身而立,身姿挺拔,一袭蓝色长衫衬得他清贵优雅,似是听到脚步声,他倏地回过头。
苏清苓身处暗处,她知道他应该看不清自己,但不知为什么,那瞬间她仍旧觉得他目光炙热,落在她身上。
又一次遇见了,苏清苓双手微微握成拳状,这是不是上天给她的机会。
心念电转,苏清苓做了决定:赌一把。
像他说的,何妨一试?她低声吩咐紫鸢:“你去门口看着,若是有人来立刻过来告诉我。”
紫鸢惊讶不已,还是点头照做。
苏清苓深吸一口气,一步步走进凉亭。
姜烨宴眉宇间分明有股戾色,今日是他生辰,谁敢惹他不快?然而令她意外的是,那股戾色在看清她的瞬间蓦地褪去,换上原本清冷淡漠的那张脸。
姜烨宴打量她一眼,淡声道:“你今日倒是大胆。”
不用他喊,她也敢来到他身旁。
苏清苓俯身行礼:“三爷,清苓斗胆想问,先前三爷说的话可还作数?”姜烨宴看她。
苏清苓被他这么打量,心里越来越紧张,手紧紧绞着帕子。
片刻后,男人终于回答:“自然作数。”
他平声问,“要我怎么替你做主?”苏清苓咬牙将眼一闭,道:“我要同姜衍退亲。”
姜烨宴倏地抬头,目光直直落在她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