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《贺衍年郁茶》贺衍年郁茶dy小说强推_贺衍年郁茶的小说贺衍年郁茶近期热门

贺衍年郁茶

《贺衍年郁茶》

贺衍年

本文标签:

《贺衍年郁茶》中的人物贺衍年郁茶拥有超高的人气,收获不少粉丝。作为一部现代言情,“贺衍年”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,不做作,以下是《贺衍年郁茶》内容概括:大约去年这时,贺衍年刚刚开始玩赛车,出过一次车祸。那回郁茶差点被吓死,贺衍年从车里被人抬出来时,满头都是血。...《郁茶贺衍年后续》第5章免费试读大约去年这时,贺衍年刚刚开始玩赛车,出过一次车祸。那回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贺衍年郁茶   时间:2024-06-11 11:08:15

《贺衍年郁茶》小说介绍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《贺衍年郁茶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贺衍年郁茶,由大神作者“贺衍年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一群人撕碎了梁锦墨的课本和作业,贺衍年也在里面。那情景令人窒息,她当时其实是想跑的,但有人看到她,还塞了一张梁锦墨的试卷到她手里,要她一起撕。小小的郁茶身体很僵硬。“撕啊!”有个小男孩说:“这是小三的孩子活该的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还好意思来上学...

《郁茶贺衍年后续》 第3章

小孩子眼里没有什么先来后到,梁锦墨是个私生子,他妈妈就是第三者。
郁茶心跳很快,周围的人在起哄,大家都在撕扯纸页,有人吹口哨,她闭了闭眼,心一横,将手中的试卷也给撕掉了。
...《郁茶贺衍年后续》免费试读郁茶是个乖乖女,长这么大,自认干过最出格的事,就是小时候做过贺衍年的帮凶。
梁锦墨刚来梁家那阵子,除却在梁家被梁阿姨冷待,还遭到了学校里所有同学的排挤,这全都有赖于贺衍年在校的人际关系。
贺衍年从小到大都很受身边人的欢迎,小时候他一句话,他那帮小跟班就冲前头刁难梁锦墨。
有一回,正好被郁茶碰到。
一群人撕碎了梁锦墨的课本和作业,贺衍年也在里面。
那情景令人窒息,她当时其实是想跑的,但有人看到她,还塞了一张梁锦墨的试卷到她手里,要她一起撕。
小小的郁茶身体很僵硬。
“撕啊!”有个小男孩说:“这是小三的孩子活该的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还好意思来上学。
就是!他这是活该!”小孩子眼里没有什么先来后到,梁锦墨是个私生子,他妈妈就是第三者。
郁茶心跳很快,周围的人在起哄,大家都在撕扯纸页,有人吹口哨,她闭了闭眼,心一横,将手中的试卷也给撕掉了。
就这样,郁茶很安全地融入了这个团体,她抬眼时,恰好撞上梁锦墨的目光。
那年梁锦墨十岁,但眼神已经幽深晦暗,深黑的瞳仁里有她看不懂的内容。
她心慌又心虚,赶紧别开了脸。
早晨,郁茶从梦中醒来,盯着屋顶的小吊灯,有片刻茫然。
她不知道怎么会梦到这么久以前的事。
随着身体的感觉苏醒,昨晚的一切也都涌入脑海,她想起来了。
贺衍年交女朋友了,他为了女朋友打架,他们还开房了。
她坐起身,深深吐出一口气,揉了把脸,下床去洗漱。
出门发现梁锦墨已经起来了,他坐在餐厅那边,听见动静,望过来。
“那个……早啊。”
郁茶干巴巴抬手挥挥,算是和他打招呼,她还是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。
梁锦墨脸上没表情,只说:“洗漱完过来吃早餐。”
居然还有饭吃。
郁茶有些意外,进洗手间洗漱时,她又想到昨夜的梦,捂了把脸。
虽然后来她心存愧疚,也试图弥补,但那样的伤害,怕是很难忘记的吧。
她这个施暴者都忘不了,更别说梁锦墨了。
她开始有点想不通,他昨晚为什么会收留她。
从洗手间出来,郁茶乖乖去餐厅,坐在梁锦墨对面。
很简单的中式早餐,有小米粥、灌汤包和简单的小菜。
郁茶咬了一口灌汤包,眼底就亮了,“是徐记的灌汤包?”梁锦墨没抬眼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徐记灌汤包在北城很出名,郁茶以前就喜欢,后来这家店被探店博主发掘,成了网红店,演变成现在“一包难求”的局面,清晨去买还要排队好半天,郁茶嫌麻烦,已经有段时间没吃了。
这顿早餐郁茶吃得心满意足,擦嘴时想了想,和梁锦墨说:“太谢谢你了,我改天请你吃饭吧。”
梁锦墨擦手的动作停了下,“可以。”
郁茶本以为他会拒绝的,她倒不是舍不得一顿饭,只是觉得梁锦墨八成不会愿意和她再有接触,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利索。
不过,她是该好好感谢他,她拿出手机,“我加你微信吧?到时候约个时间。”
梁锦墨将手机递过去,她扫码添加好友。
梁锦墨的头像是暗沉的夜空,一片黑里面坠着一颗星星。
很符合他阴沉的性格,郁茶想。
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,两个人不约而同看过去,郁茶的手机屏幕显示是贺衍年的微信来电。
郁茶皱了皱眉,起身接听。
才一接通,贺衍年在那头语气紧张地开口:“小栀子,你在哪儿呢?”郁茶迟疑了下。
她和梁锦墨在一起,这事儿要是让贺衍年知道,他估计得疯。
虽然随着年龄见长,逐渐成熟,贺衍年早就不再说梁锦墨是小三的孩子,但一直以来他都视梁锦墨为自己家里的入侵者。
他也理所当然地觉得郁茶和他是一个阵线的。
郁茶说:“我……我在酒店。
你昨晚怎么不回我的微信?吓死我了……”贺衍年像是松了口气,“我以为你没有开到房间,今天凌晨六点多就来学校找你了。”
郁茶此时异常冷静,心想,如果她真的在外面冻一夜,那他凌晨六点才出门找她只能帮忙收尸。
她不语,贺衍年又道:“你没事就好,对了,我进了派出所这事儿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,尤其我家里人,我爸妈还有爷爷要是知道了,非得扒我一层皮。”
郁茶想完了,她已经告诉梁锦墨了。
她此时身在客厅,回头偷偷看梁锦墨,这人应该不会多嘴告诉梁家其他人吧……好巧不巧,梁锦墨此时从餐桌边站起身,也正看着她的方向。
四目相对,郁茶有点尴尬,赶紧收回视线,和贺衍年说:“知道了。
我今天得去派出所处理后续,”贺衍年说:“等忙完了,一定请你吃大餐重谢。”
郁茶心不在焉地应下。
挂断电话,她试图理清思绪。
她今年大四,还有半年毕业,原本她想,毕业后就算不结婚,不订婚,贺衍年怎么也该有点表示,至少两个人会确立关系。
现在贺衍年确实表示了……他表示,他交女朋友了。
她还是非常难受,心口很闷,无法思考,那是她从情窦初开就喜欢的男人,原本她以为会是双向奔赴的,没想到却是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。
这事儿,无论贺衍年怎么处理,她是得和自己爸妈说清楚的。
房门被人敲响,从餐厅出来的梁锦墨径直去开门。
片刻后他回来,手里拿了个很大的纸质手提袋,递给郁茶,“外面冷,你出去之前穿上这个。”
郁茶接过打开,里面是崭新的女士羽绒服,并且是她惯常穿的牌子。
她有点不好意思收,但是又确实很怕冷,于是问:“多少钱?我转给你吧。”
梁锦墨沉默几秒,才道:“不用了,就算是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郁茶的生日就在下周,她很意外梁锦墨居然记得。
这份礼物来得很诡异,她以前可没有收到过他的礼物,而且她过生日从来也没有叫过他,因为每次她生日贺衍年都在。
她这次自然也没打算喊他,这就尴尬了……她绞尽脑汁,才想出个解决方案:“那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吗?我送给你。
不必,我的生日早就过去了,而且……”梁锦墨语气淡淡,“我从来不过生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