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周淮林陆斯年梁璎璎周淮林完结版在线阅读_梁璎璎周淮林全集免费在线阅读

梁璎璎周淮林

《梁璎璎周淮林》

周淮林

本文标签:

现代言情《梁璎璎周淮林》震撼来袭,此文是作者“周淮林”的精编之作,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周淮林陆斯年,小说中具体讲述了:陆斯年来了兴致,“嘿,难不成铁树开花了,你终于开窍了?”周淮林没再继续,随手端起案几上的酒盏,仰头一饮而尽,陆斯年问了半天,也没个结果。...《梁璎璎周淮林全文》第5章免费试读暮色渐深,玉仙楼灯火通明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周淮林陆斯年   时间:2024-06-11 11:11:22

《梁璎璎周淮林》小说介绍

小说《梁璎璎周淮林》,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,主要人物分别是周淮林陆斯年,也是实力派作者“周淮林”执笔书写的。简介如下:”闻言,柳玉娥一愣,神色凄然,掩面哭了起来:“府里又有人欺负你了?若非你父亲犯了事,三老爷从中周旋,我们早就沦为奴籍了!当初,三老爷答应过我,定会护我们母周全,他待你如亲女,也从未薄待过你,你好生待在这,何必去理会其他人的闲言碎语?我知道王府人多,规矩大,你过的不痛快,可为娘已经在为你相看了,定为你...

《梁璎璎周淮林全文》 第3章

柳玉娥倒了一杯水,递了过去,点了点头,“也好!”先夫梁邺医术了得,还曾担任太医院院首,梁璎璎从小跟着几个师兄混在梁邺跟前,耳熏目染,她的医术自然不差。
...《梁璎璎周淮林全文》免费试读时逢二月,春寒料峭。
梁璎璎一觉醒来,根本记不得昨晚周淮林是何时走的,她只觉得头重脚轻,浑身发软根本无法起身,看来还是昨晚受了寒。
她只得又写了个方子,吩咐青黛多抓一副药回来了,她生病的事还是惊动了母亲柳玉娥。
“璎璎,昨天都还好好的,怎得就生病了?娘这就叫大夫过来给你瞧瞧?”柳玉娥一脸焦急,摸了摸她的额头,轻声问道。
梁璎璎强撑着身子,坐起身来,“娘,你忘了我跟着父亲学医多年,这小小风寒还医不了?”柳玉娥倒了一杯水,递了过去,点了点头,“也好!”先夫梁邺医术了得,还曾担任太医院院首,梁璎璎从小跟着几个师兄混在梁邺跟前,耳熏目染,她的医术自然不差。
梁璎璎脸极为苍白,实在有些虚弱,她柔声开口:“娘,我想搬出王府。”
闻言,柳玉娥一愣,神色凄然,掩面哭了起来:“府里又有人欺负你了?若非你父亲犯了事,三老爷从中周旋,我们早就沦为奴籍了!当初,三老爷答应过我,定会护我们母周全,他待你如亲女,也从未薄待过你,你好生待在这,何必去理会其他人的闲言碎语?我知道王府人多,规矩大,你过的不痛快,可为娘已经在为你相看了,定为你选个如意郎君!你离了王府庇护,一个弱女子如何立足?”梁璎璎叹息,父亲出事之后,母亲就跟惊弓之鸟似的,神经随时都绷着的,直到嫁给周三老爷,才渐渐安定下来。
往日,只要母亲哭上一回,无论什么事,都会顺从她,可这次她一刻也想再继续待在王府了。
“娘,我想寻个山清水秀的村子,做个乡野大夫,天大地大,总比困在周宅强上几分。”
柳玉娥立马变了脸色,态度极为坚决:“不行!你答应过你爹,不准行医的!你弟弟梁鸿过继给了你大伯,还不知道过得什么苦日子呢,你素来娇气,我还指望你能嫁个好人嫁,多少能帮衬他几分!出嫁之前,你别想离开靖南王府!”梁璎璎回想起这些年的遭遇,眼眶微热,鼻子隐隐发酸。
柳玉娥见她还不松口,看了看四周,压低声音道:“你可知道,昨晚,世子身边那个秋月死了!”她茫然地望着母亲,“谁?就是昨日在宴席上出错的那个丫鬟!她是世子屋里的人,哪里轮得到她来上菜,可她偏要跑去贵人跟前去凑热闹,昨晚王妃把她给审了,晚上回去,那秋月就投湖自尽了!啊!今晨我路过翠湖时,正好瞧见他们把尸体打捞起来,秋月的肚子微微隆起,估摸得有五六个月了,一尸两命啊!这就是当奴婢的命,都造的什么孽啊!”柳玉娥心生同情,不觉流下泪来。
他们也差点就沦为奴籍,女儿又生得极美,她若离了王府,无权无势,就怕遭人觊觎,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境遇。
梁璎璎如遭雷击,脸上的血色褪了干净。
秋月是周淮林屋里的丫鬟,她昨日非要凑到赵妙元身边露脸,难不成是想去求未来主母放她一条生路?六个月?她也是大半年前才和周淮林有了肌肤之亲。
秋月原本是周淮林的通房丫鬟,她孩子的父亲还会是谁,答案呼之欲出!不,不会是他!梁璎璎突然有些不自信起来,她闭上了双眸,“娘,我想再睡会。”
柳玉娥帮她捏了捏被角,这才轻声关门出去。
那日的梦境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,卢王妃那张慈善的脸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。
——梁璎璎浑浑噩噩睡了一天,耳边隐隐传来银翘低声抽泣的声音。
“这是怎么了?青黛呢?”她声音还有些嘶哑。
银翘见自家主子醒了,连忙抹了把眼泪,倾身扶她起身,她极力掩饰,“没,没有,姐姐去熬药去了......”梁璎璎神色恹恹靠在软塌上,目光落在银翘红肿的脸颊上,不用想也知道,她又被人欺负了。
她叹了口气,悲从心起,望着窗外紫竹梁中上下跳动的小鸟出神。
银翘指了指食盒,“姑娘,可有胃口?多少吃点?”说着就揭开食盒,里面是一碗虾皮鸡汤,还有一碗酒酿清蒸鸭子,一碗青笋以及一碗白粳米饭。
银翘把碗箸拿了过来,盛了一碗鸡汤递了过去。
梁璎璎摇了摇头,“别忙这些,先去找点冰敷一下?”银翘也知道那些饭菜过于油腻,半个时辰前,她特意去大厨房田婆子,说明缘由想换米粥和清淡的小菜,却给自家主子惹下了麻烦。
“……还敢自个换口味?也不是我不答应你们,今儿你们想换,明个就有十个主子想换,我也就不用做事了,天天伺候你们俩得了!要想吃,拿银子来!”银翘从葫芦儿顺袋里掏出一串钱递过去,田婆子掂了掂,撇了撇嘴,“就这点?”这可是一缗钱,在外面大吃一顿都足够了,青黛怒了,“我们不换了。”
说着就想把钱抢回来。
白送上门的银子,哪有退回去的道理。
田婆子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,“贱蹄子,你算什么东西,也不撒泡尿看看,敢来这里搅和。
不就是个打秋风的狐媚子,还真当自己是一层主子?死皮赖脸留在府中,我看就是想乘机勾搭府里的少爷了!攀高枝!我都替你们燥得慌!”银翘气急了,“你说谁呢!你侄女秋月才是攀高枝呢!想当主子想疯了,也不知道爬了谁的床,年纪轻轻就一尸两命!”田婆子呼的一下,就甩了她两个大耳刮子。
两人厮打成一团,好一番闹腾,后来还是大厨房里其他人看不过去,才拉开她俩。
事后,银翘冷静下来,也知道自己太冲动,不该去点田婆子的痛处。
她不想给自己主子添堵,就更不敢告诉梁璎璎了。
梁璎璎见她什么也不说,拿起筷子简单动了两下,银翘见她开始吃饭,便悄然退下,去找冰块敷脸。
没一会,青黛打帘进来,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有两碗黑乎乎的汤药。
梁璎璎伸出一截皓白的玉腕,青黛赶紧递了一只碗过去,她忍不住开口,“小姐,我去给你拿点蜜饯过来。”
梁璎璎叹了一口气,声音幽怨:“不用,这碗是避子汤?”上一章